• 大赛QQ群:
  • 一群:116522031
  • 二群:126947337
  • 三群:49792067
  • 四群:203780455

34刘宇辉:谈谈诗词的模仿、借用与抄袭

作者:刘宇辉   来源:网站编辑   阅读:1222   更新:2018年08月09日   字体:

谈谈诗词的模仿、借用与抄袭

作者:刘宇辉

诗词创作,诗坛吵得最厉害的,不外乎有关诗品与人品的争论。不论名家,还是普通人,不可回避创作的似曾相识问题。哪些人是在模仿、借用,或抄袭,就是人们较真的一个问题呢?

诗人借句,较早的、最大胆而直观的当属曹操,其《短歌行》其一中有“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是借用了《诗经·郑风·子衿》的现成句子,接着还借用了《诗经·小雅·鹿鸣》的“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在沉稳顿挫的笔调中,在他追怀关羽的情思中,他的借用巧妙地表达了求贤若渴之情,并增添诗趣及韵味,从喝闷酒开始直到“周公吐哺,天下归心”,还展示了一统天下的雄心,后人的评价均高,这首《短歌行》比诗经中的原诗更有名。

有关仿写,写景抒情诗中有一佳话:崔颢《黄鹤楼》气势恢弘,李白也感叹“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我们再看看李白《登金陵凤凰台》的格调和布局一个“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长安不见使人愁”,比“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烟波江上使人愁”,模仿《黄鹤楼》的痕迹何其明显?但李白已将自然景与个人历史与现实完美地结合,同时巧妙地把金陵地名嵌入颈联的对仗,成功地凭吊历史、感慨当今,比崔诗更为深刻抒发忧国伤时的抱负,同样深受人们喜爱

另俗语入诗,及词句选择的巧合性,也导致诗词创作不可避免出现相似现象。汉字颠来倒去就那几千字,确实难保谁跟谁写的就一样了,尤其是诗词词句短小、暗合的排列组合系数高。如古人一句“天若有情天亦老”,就引发各朝各代多少人用之,包括李贺、欧阳修、孙洙亦、贺铸、万俟咏、毛泽东等。如新中国成立,毛泽东一句“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又有多少现代诗人把它用于诗词诗歌。对于一个词句,我们肯定第一个用的人为首创,第二个人及以后的人用是借用,但若其后的人不知前人已用,那便是巧合。

由这些方面我们可以想想,宋词为什么发展那么迅速?作为一种宽松的诗词创作新体裁,还不是因为词人们成功化用前人诗句为自己表情达意的相当普遍。不能因为词一般化用诗句较多,写诗的就看不起写词的,而要看作品最终是否有词人独立而鲜活的思想感情,是否为大众接受。当然,如果一首词从头到尾只是前人或他人似曾相识的词句堆砌,见不到作者真实的个性,或者与本人南辕北辙,最好的编辑手段也会流产。诗词家们对自己喜欢的作品进行借用或唱和为家常便饭,这也是诗词相似度高的原因之一。欧阳修一句“庭院深深深几许”就让李清照大为折服,一连七首临江仙,首首起句都用“庭院深深深几许”。

正常的读者,一般能判断作者的观点与目的,理解借用名人名句或好词好句表达自己的意图并非过错。在掌握语言和技能的过程中,包括艺术作初阶段,自觉模仿榜样,人之长,补已之短”是必然经过大家都知道,作者创作目的与行为是统一的。模仿、借用的目的是为学习知识点、改进方式方法,以便让内容更丰富、让形象更丰满等,模仿、借用者往往能翻出新意,且毫不忌讳灵感来源于何处。而抄袭者的目的具有功利性,窃取好作品以求名利、谋稿费及赛事奖项等,不是偷梁换柱、改头换面,就是先下手为强、贼喊捉贼。这种虚张声势的诗词,毫无真情实感,岂能打动读者?哪怕伪装得多么道貌岸然,也欺骗不了作者身边的熟悉者。

诗人们借用前人或当代人诗句,老手一般会标记出句,以示对原创的尊重和避开夺人之美的嫌疑,而新手因不懂规矩或无习惯标出也能被人谅解,前提是拿来的句子是在自己营造的氛围里,而不是连意境和氛围都是别人的。人们不排斥模仿和借用,但绝对讨厌抄袭。《辞海》上说:抄袭是窃取别人的文章以为已作。模仿是仿照一定榜样做出类似动作和行为的过程。文字上的抄袭容易判断,雷同率高于30%就是;难以判断的是化用创意、借鉴情节等而抄袭的作品。

抄袭可以抄袭词句或创意,但抄袭不了思想、灵魂、感情和事实。抄袭者抄袭诗句或创意只是一时的,却不能抄袭原创者一世的行为及准则,是否抄袭,时间是最好的检验老师。有的当代诗人凭着编辑或工作的便利,直接占用他人投稿的作品和好词好句,或稍作修改为自己的作品。某人诗句,对于原创者是亲身经历,而他窃为已有时,忽视了诗句涉及的事实与自身的时间性或空间性差异,当他解释为亲身经历时,也是抄袭结果不知不觉出卖之时。某人诗句,原创者的思想及行为均是讲究为人民服务的,而他在生活中却是反毛泽东、反共产主义的言行,拿过来让人感觉“挂羊头卖狗肉”或换了一个人,而这个人并没有改变,熟知他的人岂不明白此时不过发生了组装版的抄袭而已?

做诗和创作更是做人。创作不用忌讳模仿与借用,如何做一个与自己作品所表达的情感及志向一致的人,不光做文字表面的编辑者或抄袭者,才是成功的诗人或艺术家。聪明的读者不会替人品不一的抄袭者传播,人们肯定的只是那些真正的诗人及艺术家们。凡是诗品与人品差、甚至背道而驰的诗人及其作品,不论在当时多么吸引眼球,终究被扫进历史垃圾堆,“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唯诗品和人品一致得到大家认可、有社会责任感和代表性的诗人及其作品,方受人们争相传诵。李白为人何其潇洒而直率,他被后人认定为“诗仙”无人投反对票。杜甫为人何其之真,他成为人们认可的“诗史”是当然。

做人勿做虚伪的人,勿做被孔子指责的“乡愿”(假好人)。莎士比亚说得很形象:“虚伪的心不会有坚固的腿。”培根则很直接地指出:“虚伪的人为智者所轻蔑,愚者所叹服,阿谀者所崇拜,而为自己的虚荣所奴役。”诗人的诗化生活绝对不是弄虚作假或装腔作势,只不过是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让人坚信有美好的理想状态而已。诗人如何在生活中创作出好作品,你看着办吧,或走着瞧吧。

2018年8月9日

 

 

大赛组委会办公室声明:以上观点,均属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大赛主办方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