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赛QQ群:
  • 一群:116522031
  • 二群:126947337
  • 三群:49792067
  • 四群:203780455

33刘宇辉:回杨惠敏诗友《与刘宇辉老师商榷“蚂蚁诗”》

作者:刘宇辉   来源:网站编辑   阅读:1186   更新:2018年06月25日   字体:

回杨惠敏诗友《与刘宇辉老师商榷“蚂蚁诗”》

作者:刘宇辉

 

首先感谢杨惠敏(空空樵夫)诗友的关注,并敬佩其认真学习的精神,宇辉也本着负责的态度就其《与刘宇辉老师商榷“蚂蚁诗”》提出的诗评中“有三点不谐之处”一一回应。

一、所指出的第一处不谐,系杨惠敏诗友的误会。

惠敏诗友提出:“但使举家皆得饱,不辞风雨噬长堤”是个病句!“不辞风雨”的“不辞”和宾语“风雨”及附属部分,构成连动结构,因为后半句是陈述语气,影响了因果关系的虚拟语气而导致不谐。此处,系惠敏诗友误把客观的因果关系理解成虚拟的假设关系或条件关系。

因果关系属于对客观事实的某种认识,即肚子饿的解决办法非得通过去咬堤搬食物才解决,是存在的客观原因,所以原诗后部分用对事实的陈述。而条件关系表明的是某种条件成立的逻辑关系,只要肚子饿,就去咬堤搬食物,是思想上的逻辑理由。假设关系表明还未发生的可能,如果肚子饿,才去咬堤搬食物。我们不能因条件关系或假设关系的近似性,就用其虚拟性否定因果关系的客观性。

另惠敏诗友把白云瑞先生的“辞”解释成推脱逃避之意,忽视了“不辞”是乐意去干之意。综合以上点,惠敏诗友把“不辞”修改成“无须”,以虚代实,对于表现蚂蚁谋生形象不如原句更为激发视觉、更为鲜活。

二、所指出的第二处不谐,基于杨惠敏诗友第一处的误会。

杨惠敏诗友对于以蚂蚁喻人无异议,只否定原诗评对作者第一意图“努力劳动和珍惜幸福生活”的理解,强调作者意图侧重于表达一种愧疚心理,如果解决了蚂蚁的温饱,蚂蚁们也不想去破坏环境去干坏事的,也即世界生物链中社会底层生物体的无奈和幽怨。

大家皆知,理解作者主体意思一般直接按字面意思,其他喻意才在字面之外再作理解,“有一千个读者就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至于惠敏诗友所提的喻意,与宇辉诗评中也有提到的生存所迫大同小异,并没有矛盾,不存在相互否定。

正是惠敏诗友把原诗的“不辞”作修改之外的其他理解,把原来表达的因果关系,修改为条件关系或假设关系,方有不同于宇辉对作者第一意图的揣测,批评宇辉空穴来风不过是理解点的侧重不同而已。我们还是求同存异吧。

三、所指出的第三处不谐,系杨惠敏诗友“望词生义”。

惠敏诗友批评作者“朱墙”之下政治意图的嘲讽之意,墙有千万却取有“皇家之墙”喻意的“朱墙”,配合其他字词句,指出作者把个体生存意义和社会主流价值人为设定为尖锐的对立矛盾关系。当然,这也是批评宇辉原诗评没抓到嘲讽之意的重点。

惠敏诗友忽略了下文“不辞”的实意,还忽视了一个客观事实,各地旅游项目或景点风起云涌,其中朱墙、小草、小桥、流水、长堤等是最时髦的特色,“朱墙”为实指,还是有寓意及讽刺意,何必草木皆兵?对字词句的理解,离不开作者在字面的准确表达,而所生出千人千意的其他喻意,则取决于读者内心的独白与感悟。

正是惠敏诗友对社会有一定深入的了解,才会意识到一些尖锐的东西,以为作者体现出来了,只是以为这种体现方法是负面的反社会的。须不知,正能量并不等于单纯的肯定或歌颂。正能量是左手举起对假恶丑的鞭鞑之矛,右手举起歌颂真善美之盾。有真善美和假恶丑的较量,就有不断弘扬真善美和不断鞭鞑假恶丑的同时存在,社会方才良性向前不断发展。

宇辉不喜欢敢挖社会墙脚、在毁长堤之流,欢迎对此行为大量揭露,让其无藏身之所。宇辉诗评对此诗喻意写得较为委婉,原以为白云瑞先生只是强调为生存所迫的忧美感,尚担忧作者无意直露尖锐的矛盾。因为从范畴上和论述对象来看,诗中去咬堤搬食物毕竟不是解决肚子饿问题的唯一办法(不怪惠敏诗友第一处理解失误),逻辑上的理由不等于客观原因,一个可能的条件关系偏偏作因果关系表达。宇辉原诗评突出原作的侧重点,尚保留“作者是否为作恶多端者开脱找理由”之疑义。今见惠敏诗友如此强调“讽刺之意”,又感欣慰,白云瑞先生如此年轻,就有如此勇敢之心,将来必是兴利除弊的栋梁之材。

最后,借用惠敏诗友一句,“现在早已不是‘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的禁锢时代”,但不同处在不必避讳太多。“要阳谋,不要阴谋。”“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事物或人物,何好何坏,自在民心,自有时间检验。

2018年6月22日

 

大赛组委会办公室声明:以上观点,均属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大赛主办方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