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赛QQ群:
  • 一群:116522031
  • 二群:126947337
  • 三群:49792067
  • 四群:203780455

22刘宇辉:杂诗越来越重要

作者:刘宇辉   来源:网站编辑   阅读:1343   更新:2018年02月26日   字体:

杂诗越来越重要

作者:刘宇辉

我们知道杂文是一种被确认的文章体裁,而杂诗这种体裁还未被人们普遍关注。宇辉此文不外乎要给杂诗索取正式“名分”,更是给杂诗喜好者一份支持:“杂诗是一块开垦不尽的宝地!”

我们知道杂文常用各种修辞曲折表达作者的见解和情感,语言或生动形象,或幽默风趣,或委婉多讽,在具体可感的形象之中蕴含了抽象的道理,借助文学形象、历史典故、寓言故事或轶事趣闻等,通过联想、类比等手法与议论挂钩,从而使复杂深刻的道理变得浅显易懂,让理趣和形象有机结合使文章更加生动感人、耐人寻味。这是在几千年私有制社会剥削统治阶级专政、言禁未开之下人们言论表达发展的产物,传统的儒家、孝家、德家、礼家、法家、墨家、义家等,哪一家的代表文献不是杂文呢?如《论语》等就是以语录体和对话文体为主的杂文集。杂文不但产生还流行起来,成为散文的一个分支、议论文的一个变体,兼有议论和抒情特性,自然而然被大家接受、研究并继承。

同样,杂诗有别于一般以写景、状物、写人、叙事为主的诗词,是在写景、状物、写人、叙事的基础上,反映社会矛盾、社会情感、自然规律与哲理哲思的诗词,一般在艺术上言辞机警、行诗情感饱满,常借理趣形象来议人、说事、说理、明志等,给人强烈的震撼力。“杂诗”不是宇辉新创的名词,而跟杂文一样一直在社会生产活动中并行,在“杂诗”这个体裁未被广播之前就已存在,不管现在的我们认不认可,随着社会需要更大规模的公众福利体制保障国计民生、以及社会思想的民主自由观普遍发展,杂文积极地发挥“弘扬真善美,鞭挞假恶丑”的作用,“杂诗”功用相同,岂能不最终得到一片广阔的诗词天地?

研究史料会发现,杂文及杂诗在社会发展、文学发展、诗词发展史上有至关重要的地位,优秀杂文、杂诗的作者往往就是著名的文学家、思想家或史学家。我们忘不了诗祖屈原,忘不了他的“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与《离骚》,可是否想过《离骚》就是大杂诗!我们忘不了龚自珍,忘不了他的“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及“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是否想过这些名句出自他的《己亥杂诗》!我们忘不了鲁迅,忘不了他的“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忘不了他是杂文大家吧!我们的不忘不只因为历史给他们沉淀了文学家或思想家的地位,更是因为历史沉淀所在离不开他们的优秀思想及人格影响魅力。

我们看李白的《日出入行》:“草不谢荣于春风,木不怨落于秋天。谁挥鞭策驱四运,万物兴歇皆自然。”说明了世界上一切事物都处在永不停息的运动变化之中,时光的流逝,事物的变化,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挡;事物的运动都有自身的规律,客观而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我们看陆游的《冬夜读书示子聿》:“古人学问无遗力,少壮功夫老始成。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揭示了直接经验和间接经验的关系。学习书本知识固然十分必要,更重要的是把书本上学到的理论知识和实践紧密结合起来,用理论指导实践,为社会做贡献。我们看苏轼的《琴诗》:“若言琴上有琴声,放在匣中何不鸣?若言声在指头上,何不于君指上听?”揭示了美妙的乐曲是一个有机整体,由若干相互影响、相互制约的要素构成的。指头、琴、演奏者的思想感情、演奏技巧等要素相互依存、缺一不可。也即唯物辩证法下联系是普遍的,是事物之间及事物内部诸要素之间的相互影响、相互制约和相互作用。我们看郑板桥的《潍县署中画竹》:“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说明了由于人们的需要不同,社会地位不同,价值判断和价值选择就不同。在阶级社会中,价值判断和价值选择具有鲜明的阶级性。要做出正确的价值判断和价值选择,就必须站在人民利益的立场上。正是这些精品杂诗向人们展示了唯物论、认识论、辩证法、价值观等方面的哲思哲理,让人豁然开朗,我们岂能不把它们谨记于怀?

遗憾的是,虽然前人产生不少触动灵魂的优秀杂诗,并对单个作品点评过,但无人专门地、完整地论述“杂诗”的理论体系。由于杂诗主要反映社会矛盾、社会情感、自然规律与哲理哲思,甚至不少涉及上层建筑的政治,古人所处高压统治的私有制社会,不能对杂诗细细解剖,发展杂诗只靠意会与言传,是一种无奈的事实。而今人建立了人人平等的、有公有制经济基础保障的、广开言路的社会制度,在宽松的社会环境之下,如果在政治上还对公众权力位的少数统治者有所忌讳,而没有当家作主之心态,如果还让杂诗野孩子一般在外游荡,而不领回家好好料理,岂不是文化资源的重大浪费?

杂诗的“名分”,除了由其历史地位及作用所决定,也由人们的思想意识发展所决定,更离不开杂诗创作的质量和人们的欣赏需要。“文章本天成,天然去雕饰”的自然是一种美,语言凝练、富有内涵、耐人寻味的含蓄是一种美,大胆开放、直白直爽的直抒胸臆是一种美……巴·布林贝赫说:“脱离生活的创作是玄虚的,回避心灵的诗歌是苍白的。”不论哪种美,都离不开时代感。诗不藏假,只有使自我与人民息息相通,绝不唱与时代、与人民相悖的杂音,让“小我”与“大我”统一,才有强大的生命力和感染力,才得以被流传。

杂诗包括咏史诗、咏怀诗、讽刺诗、哲理诗、政治诗等,具有范围内容的宽广性和思想灵魂的革命性。而现在有些诗人不把杂诗放在眼里,漠视之并以所谓的“纯诗意”或“诗需要纯化”来否定杂诗的文学艺术价值,甚至否定“杂诗”这种文体名正言顺地存在。文以载道,诗以言志,好的文章及诗词主导着人类的精神食粮,净化或促进着人类社会发展。不存在毫无感情、毫无思想的文章和诗词,各种好恶自在文中,即使是一些被流行的主要以写景、状物、写人、叙事为主的文章和诗词,它背后的作者都有感人至深的社会经历、人文情怀、思想动态、政治态度等,或让人思考,或让人鼓舞。君可见那些没有鲜明情感与志趣的文章、诗词及其作者不过如僵尸或浮云一般,在人文历史的长河中自然被抛弃或被淘汰而去。

2015年某次诗词大赛荣获一等奖的一个作品就是杂诗,它与宇辉初上网络戏改网友的一首诗不谋而合。宇辉没有到过那个地方,把原作的实写改成虚写,以拉大时空跨度增加了诗词的大气,并加上议论寓含了深层的政治意义而收尾。杂诗得到大奖,这是可喜可贺之事,说明在部分诗人不认可杂诗之外,更多的人认可杂诗并喜欢它,包括目前诗词界的评奖大佬们。收集作品、评奖作品,不再拒绝杂诗、包括不再拒绝政治诗等即将为期不远了。

杜甫《戏为六绝句》的第二首曾这样吟到:“ 王杨卢骆当时体, 轻薄为文晒未休,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好的东西、有生命力的东西并不因为少数人的爱恶而被阻止,它的魅力原生态地呈现在历史时空中。杂诗与人类社会的生产及生活形影相随,它的“名分”只在我们重视不重视而已,只在诗词水平是否向更高方向发展而已。不拒绝杂诗,重视杂诗,写好杂诗,并整理好杂诗的系统理论,是诗词爱好者再也绕不开的话题。

 

 

大赛组委会办公室声明:以上观点,均属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大赛主办方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