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赛QQ群:
  • 一群:116522031
  • 二群:126947337
  • 三群:49792067
  • 四群:203780455

21朱传贤:正确认识律诗中的“重字”

作者:朱传贤   来源:网站编辑   阅读:418   更新:2018年02月05日   字体:

正确认识律诗中的“重字”

评论人:朱传贤湖北安陆

 

 

    “百诗百联百家谈”栏目里,部分网友谈到了律诗中的“重字”现象,并就此发表了各自的意见。

    蒋瓯先生在《对短诗中出现相同字的看法》一文里,对主张避免重字的人颇有微词,并举证了多首出现重字的名诗。例如:

孟浩然的《春晓》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处是重复字)

 

白居易的《赋得古草原送别》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

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

(离、一、萋是重复字)

 

李白的《清平调词》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想是重复字)

 

林升的《题临安邸》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

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山、楼是重复字)

 

毛主席的《长征》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

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

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

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水、山是重复字)

 

    笔者查阅有关资料获悉,诗歌里的重字现象分为修辞性重字和非修辞性重字。所谓修辞性重字就是为了增强诗歌的节奏感、音韵感和艺术性,运用各种修辞手法而出现的重字,而除此意义之外的就是非修辞性重字。修辞性重字由来已久,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里就已经出现了,几乎是伴着诗歌的产生而产生,特别是在唐代格律诗形成后得到广泛运用,并随之出现了文字“避同”之说,即在一首诗中避免同字重复。当然,这种重字指的是非修辞性重字而不是修辞性重字,也就是说修辞性重字不在“避同”之中。之所以要避免非修辞性重字,是因为诗的字数本来就不多,每个字都承载着重要的艺术信息,若有重字,就会严重减少艺术信息量。  格律诗中,常见的修辞性文字重复主要有叠字、顶针、复辞等情况。

    叠字,是指由两个相同的字紧密相连组成的词,叠字在传统诗歌中使用十分广泛,尤其是格律诗形成后,无论五言还是七言都采用叠字来突出律诗的音韵感和节奏感,强化摹状抒情的效果,具有传情达意的形象性,可以增强律诗的艺术魅力和特定的表达效果。叠字诗句除前文列举的以外还有: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无边落木潇潇下,不尽长江滚滚来……等等。

    顶针指的是上句末尾字、词与下句开头字、词相同,构成一种回环相扣的表达效果。如元稹的“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即顶针格的应用。

     复辞是指重复的字、词不是相连的,而是被其它文字隔开来,它可以在同句中,也可以在不同的句子中,有句内重复也有句外重复。句内重复的如:楼外青山楼外楼、云想衣裳花想容,还有文天祥的《过零丁洋》:

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等等。句外重复的如: 卢梅坡的“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搁笔费评章。梅需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对照修辞性重字的几种情况,发现蒋先生所列举诗句中的重字,除毛主席的《长征》以外都是修辞性重字,如此把修辞性重字诗句与非修辞性重字诗句放在一起而不严格区分,并且以修辞性重字的例证来反驳“避同”之说,势必会对初学律诗的人产生误导。

    其实,毛主席的七律《长征》出现多个重字,分别是山、水、千、军,而且这几个重字属于非修辞性重复。此诗颈联原本是“金沙浪拍云崖暖,大度桥横铁索寒。”由于其颔联“五岭逶迤腾细浪”中有一个“浪”,为避免重字,他在听取别人的建议后将“浪”改为“水”,但这个“水”字又与第二句“万水千山只等闲”中的“水”相重复,此时l重字问题已无法避免。如果此诗中的几个重字能够避免,此诗就更加完美。当然,此诗即使出现重字也瑕不掩瑜,仍然闪烁着耀眼的思想和艺术光芒。

    因此,对律诗创作者来说,首先要分清修辞性重字和非修辞性重字,对修辞性重字可以多加运用,以增强律诗的艺术性。而对非修辞性重字,则要反复推敲,千锤百炼,尽力避免。 “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这些诗句背后的故事,正是古人反复推敲文字、千锤百炼诗句的真实写照。而一代伟人尚且能够虚心接受建议修改重字,我们后辈更应如此。

    关德印先生在《对诗韵改革的两点建议》一文里也提到重字的问题,并将避免重字与挤韵、撞韵、犯韵、三阴平等列为诗病,阻碍了传统律诗的发展,建议取消这些所谓的“诗病”,也就是说现代人写格律诗不必避免撞韵、三阴平、非修辞性同字重复等等,笔者以为此种观点是非常错误的。

    众所周知,汉语在千百年演变发展过程中,部分汉字的发音发声发生了变化,在现代汉语语言环境下,特别是随着改革开放,人们的交往日益扩大加深,现代汉语普通话得到广泛使用的今天,运用以《平水韵》为代表的古声古韵来作诗,显然不切实际。对此,我们现在大力提倡运用新声新韵作诗(即以《新华字典》和《现代汉语词典》对现代简化汉字所编制的韵脚和声调),但这只是在平仄和押韵两个方面为现代人创作格律诗提供了依据,并不意味着要摒弃包括避免非修辞性重字在内的有关格律规则。格律诗正是因为有了格律规则,才散发出无穷魅力,成为中国文学宝库中的璀璨明珠。

    以上只是个人的一些看法,谬误之处敬请批评斧正。

 

 

 

 

 

大赛组委会办公室声明:以上观点,均属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大赛主办方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