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赛QQ群:
  • 一群:116522031
  • 二群:126947337
  • 三群:49792067
  • 四群:203780455

13罗宁胜:学写格律诗将成为时尚

作者:罗宁胜   来源:网站编辑   阅读:1025   更新:2018年01月12日   字体:

学写格律诗将成为时尚

——赏读周立雷先生《关于统一现代格律诗诗韵的建议》有感

作者:罗宁胜广东深圳

 

 

     当前中国经济的腾飞和中国社会的全面现代化势必引领中国人自身的文化自信,因而会愈加重视中国传统古典文化,并使其在新时代得到进一步发展且发扬光大。唐代格律诗是中国诗文化发展过程中的重要巅峰之一,其对平仄和韵及对仗修辞等的精美应用和严格要求特别地体现了汉字语言固有之美感。然而,基于古人发音特点的《平水韵》却成了当今继承和发扬这一文化遗产的重大障碍,以至于很少人能掌握创作格律诗。基于现代普通话发音及基于汉语拼音规律的新韵的出现正在解决了这一问题。特别是最近,国内第一本基于新韵《中华诗韵》的格律诗集(周立雷先生著《跟我学写格律诗》)的出版发行标志着格律诗发展的新的里程碑,充分证明了新韵更适合当代基于普通话和拼音发音规则而易于学习和掌握,有望今后有更多人釆用新韵创作格律诗,甚至中小学生在学会汉语拼音之后也可以有能力写作优美的格律诗。此外,学写格律诗对提高文笔表达能力和素养及更深入了解中华语言文化本身大有裨益。

笔者近在第四届百诗百联百家谈上读到周立雷先生《关于统一现代格律诗诗韵的建议》及之二之三等三篇论文(编号05、06、09;以下简称“《建议》三论”),除对周先生文中提出的振聋发聩的有理有据的建议表示赞赏外,亦为其惊世骇俗的有胆有识的创意所折服。周先生《建议》三论确是一篇富有创意的建议,值得点赞。

周先生《建议》三论通篇围绕一个中心建议展开进行阐述。这个中心建议即:建议采用《中华诗韵》作为现代格律诗统一诗韵。围绕这个中心建议,作者分三个层面提出了富有创意的三个建议:一是摒弃《平水韵》,二是以《中华诗韵》代替目前推行试用的《中华新韵》,三是建议采用《中华诗韵》五个版本中的(七韵)版本作为统一的现代格律诗诗韵。

在格律诗界《平水韵》仍“占据着半壁江山”的当下,在《平水韵》与新韵并轨、实行“双轨制”的当下,如此“冒天下之大不旗帜鲜明地提出“摒弃《平水韵》”,是需要胆识与勇气的。对此,我对周先生深表敬佩。同时,亦对周先生的这种胆识与勇气及其于字里行间所流露出的自信源于何处产生疑惑。但自从淘宝网上订阅其由华龄出版社出版的著作《跟我学写格律诗》一书后,我找到了答案。原来,作者这种胆识与自信是源自其采用新韵《中华诗韵》创作格律诗的八年经历与实践。在格律诗界“开口必称平水”、“不用平水韵写不出优秀格律诗”等传统观点甚器尘上的当下,谁敢说“摒弃《平水韵》”?但周先生说了;且旗帜鲜明地说了。因为周先生的《跟我学写格律诗》一书,是其采用新韵《中华诗韵》创作格律诗的八年经历与实践的结晶,是其八年“诗意人生”的精彩写照。诚如该书序言中所言,至今,格律诗界仍存有一种成见,即写格律诗必用《平水韵》,只有采用《平水韵》才能写出格律诗,才能写出好的格律诗,才能写出优秀的格律诗。然而,摆在我案前的这本《跟我学写格律诗》的作者,用其创作实践,向格律诗界宣示,采用新韵不但能写出格律诗,而且能写出好的格律诗,写出优秀的格律诗。周先生正是用其格律诗创作经历与实践,打消了部分顽固死抱《平水韵》这具已与现代汉语完全不相匹配的“僵尸”不放者的顾虑。《跟我学写格律诗》是格律诗界采用新韵《中华诗韵》创作格律诗的第一部诗集。富有诗情画意的优秀诗篇,在《跟我学写格律诗》一书中,可谓俯拾皆是。限于篇幅于此不一一列举,有兴趣跟周先生学写格律诗并欣赏其在《跟我学写格律诗》中的优秀诗篇的作者,可直接登录京东天猫淘宝等网站订阅。由此可知,正是在身体力行的创作实践的基础上,作者才敢于提出“摒弃平水韵”的富有创意的有胆有识的建议,并在其《跟我学写格律诗》一书中作了这样的回答:一个现代中国人,讲着现代汉语(普通话),写格律诗给同样讲现代汉语的现代中国人欣赏、吟诵,理所当然,要按照现代汉语发音的格律(平仄)和音韵(韵脚)来写格律诗。道理很简单。《平水韵》是古人根据古代语言的发音(包括平仄和音韵)编撰的韵书,适合古人实际发音。而进入21世纪的当代,汉语发音已发生了变化,如仍采用《平水韵》,显然只能是作茧自缚了。作为现代中国人,使用的是现代汉语(普通话),写作格律诗,应当与时俱进,理所当然地要采用符合现代汉语发音实际的新韵。我也是一直采用《平水韵》创作格律诗的,与众多采用《平水韵》创作格律诗的创作者一们,对平水韵怀有一种说不出的依恋不舍之情。但赏读了周先生的《建议》三论,欣赏了周先生《跟我学写格律诗》中洋溢诗情画意的优秀现代格律诗诗篇,改变了我的观点,周先生的论文及著作说服了我:是放弃平水韵的时候了!我支持周先生“摒弃平水韵”这一富有胆识和创意的建议。

《建议》三论的第二层建议是以《中华诗韵》代替目前推行试用的《中华新韵》。在实行旧韵(平水韵)与新韵“双轨制”、并以《中华新韵》作为新韵推行试用版本的当下,提出以《中华诗韵》代替《中华新韵》,无疑也是需要勇气的富有创意的建议。周先生提出这一层建议的自信又缘自何处呢?文中给予了答案。这种自信原来缘自以下两个科学的依据:一是依据“押韵”的科学定义;二是依据《汉语拼音方案》韵母表。所谓新韵的不同版本,实际就是对现代汉语36个韵母进行韵部的不同划分。关健是韵部划分的科学性与合理性。《中华诗韵》的创意便是建立在这种在《汉语拼音方案》韵母表“天然”划分(韵母表中第一行加儿韵后四个韵母加上从第二行至第十三行的十二组韵母)的十六个韵部的基础上,依据“押韵”定义和韵母表,将韵母“相近”、“音调和谐”、且在韵母表中排序顺序及相互位置相近的 “e”与“o”、 “eng” 与“ong” 、u”与“ü”分别合并为三个韵部,这样,《中华诗韵》便将现代汉语36个韵母共划分为十三个韵部。这就是韩纪宝先生编撰的《中华诗韵》(十三韵)。

因此,《中华诗韵》以“押韵”的科学定义和《汉语拼音方案》韵母表为基础对现代汉语36个韵母进行韵部的划分,是科学的,是合理的,因而是富有创意的。笔者赞同周先生关于“以《中华诗韵》代替目前推行试用的《中华新韵》”的这一富有但识和创意的建议。

在韩纪宝先生编撰的《中华诗韵》(十三韵)的基础上,周立雷先生在《建议》三论中提出采用《中华诗韵》(七韵)作为统一的现代格律诗诗韵。这是周先生《建议》三论中的第三层建议。无疑,这一建议,在诗韵史上具有石天惊的开创性意义。归纳起来,周先生针对诗韵韵部划分的科学性和合理性,提出了以下理论原则:

一是众所周知的“同身同韵”。 

韵母可分为韵头、韵腹、韵尾三个部分。韵母开头的部分i、u、ü,称为韵头;韵头后面的元音部分是韵母发音的主部,如ua中的a、ei中的e、iou中的o,称为韵腹;韵腹后面的辅音部分,即n、ng,称为韵尾。韵腹和韵尾全称韵身。有的韵母没有韵头,只有韵身。有的韵母没有韵尾,韵腹即是韵身。显然,韵身相同的字,发音取同一收势,读起来是和谐统一的,因而是押韵的。所谓“同身同韵”,即是将韵身相同的字,归于同一韵部。这样就使“押韵”定义中所谓韵母“相同”则划分为同一韵部有了明确的可操作的标准和尺度,从而使其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之上。韵母表中从第二行至第十三行同一行中的韵母,便属“同身同韵”,因而划分为同一韵部;这就是前述十二个韵部的划分依据;加上第一行增加儿韵后的四个单韵母为四个韵部,韵母表共划分为十六个韵部。

二是明显的“音调和谐”。

依据《汉语拼音方案》, e 与 o 在汉语拼音中发音的区别,是依赖于声母的,当其与 b、p、m、f 相拚时,发 o 音,与其它声母相拚时,发 e 音。它两个其实是一个韵母,只是与不同的声母相拚时,才造成了读音的微小差别。《平水韵》同归五歌,《十三辙》同入“梭波”,说明古时差别更小。《注音字母》中用ㄛ、ㄜ表示,采用两个形近的字母,正是反映了读音的实际情况。因此,e、o 同韵 e、o 归入同一韵部,是在实际发音上是不违反“同身同韵”的标准的。同理,eng、ong 同韵。韵母 ong 的使用,只是《汉语拼音方案》的特殊处理。从音韵学角度上讲,ong、iong 的韵腹都不是 o,而是 e,即应为 ueng、ǖeng,其韵身都是 eng 。《汉语拼音方案》中还有一个韵母 ueng,与 ong 同音,可见 ong 与 ueng 是等效的。在《注音字母》中,ong、iong 即为ㄨㄥ、ㄩㄥ。介母不同,韵母同为ㄥ,其与 eng 同身同韵的状况,更是一目了然。《平水韵》分为一东二冬八庚九青十蒸,至《十三辙》统归中东,反映出古人已经认识到它们可以是同韵的。

三是历代诗人创作押韵实践。

考虑到历代诗人创作格律诗押韵实践,并参照《平水韵》也是将“儿”韵与“”等韵字并入“上平:四支”同一韵部的;《中华新韵》也是将“er儿韵并入i 衣韵的。故将er儿韵并入i 衣韵,合为一个韵部。又如,参照《中华新韵》将韵母为ü”、“er”、“ i”的“梨篱弥迷泥霓皮疲齐祈旗仪儿驴闾渠予余鱼虞”等均并入十二齐 i”一个韵部,同时参照《平水韵》将韵母分别为“u”和“ü”的“虞愚娱隅无巫于盂衢儒须株殊瑜谀愉腴区驱朱珠趋扶符夫厨俱驹胡壶狐姑途图屠奴呼吾”等韵字均合并为“上平:七虞”一个韵部,如此“合并同类项”,将声韵“相近”(“押韵”定义语)的四个韵母 “er”、“ i”、 “u”、 “ü合并为一个韵部,也就顺理成章,是合理的了。

四是“同腹近身近韵”。

如在《建议》三论中,周先生将en”恩韵与“eng”轰韵、“an”安韵与“ang”昂韵两两合并为同一韵部。文中分析,韵母“en”与“eng”的韵腹都是“e”,韵母“an”与“ang” 的韵腹都是“a”,即韵腹相同;它们之间的区别仅仅是韵尾稍有区别,一个是前鼻音“n”一个是后鼻音“ng”;即韵身相近(均为相同韵腹加相近韵尾:仅前后鼻音区别)。于是周先生发现并首次提出一个富有创意的判断韵母“相近”的原则:“同腹近身近韵” 。即韵腹相同,韵身相近(韵尾仅前后鼻音的区别),属“相近”韵母,可划分为同一韵部。应该说,韵母“en”与“eng”韵尾前后鼻音的区别,实际上并未影响它们作为同一韵部声韵的音调和谐的效果。作者举例,如将韵母为eng的“庚崩冰兵灯登丁丰风封枫疯峰惊京睛铿蒙抨烹升生声”等韵字与韵母为en的“奔宾彬斌滨春村恩分芬纷根跟昏阍惛婚巾斤今金津”等韵字划分为一个韵部,并不影响它们相互押韵“声调和谐优美”(“押韵”定义语);同样,如将韵母为ang的“邦帮苍昌窗当方芳刚钢光荒江浆僵疆康”等韵字与韵母为an的“安班颁川穿丹担端帆翻干肝关观酣憨鼾欢”等韵字划分为一个韵部,也不影响它们相互押韵“音调和谐优美”(“押韵”定义语)。事实上,历代诗人格律诗创作实践中,便多有 en、eng 通押现象现今有的地方方言中,仍有 en、eng 不分的现象,即是古音的残留如此,周先生将en”恩韵与“eng”轰韵、“an”安韵与“ang”昂韵两两合并为同一韵部,是富有胆识和创意的。

又如,周先生在《建议》三论中将复韵母ao”与单韵母“a”合并为一个韵部、将韵母“an”、“ang”与“ai”合并为一个韵部,也是富有胆识和创意的。

周先生在文中,富有创意地首次将复韵母ao”与单韵母“a”并入一个韵部。按周先生的分析,复韵母“ao”中的“a”是韵母发音的主部,相当于韵腹,“ao”中的 “o”相当于韵尾,而单韵母“a”无韵尾,即单韵母“a”与复韵母 “ao”的韵腹相同,且韵腹是发音的主部。比照“同腹近身近韵”,则声韵相近。因此,可将声韵“相近”的单韵母“a”与复韵母 “ao”合并为一个韵部。实际上将这两个韵母的韵字合并为同一韵部,完全可以显示它们互相押韵 “音调和谐优美”(“押韵”定义语)。如韵母为“a”的“啊芭叉咖瓜花袈嘉佳家夸妈葩沙纱他她它蛙虾丫呀楂笳拉裟渣”等韵字与韵母为“ao”的“熬包胞标彪糙操抄超刀刁雕貂凋高交娇猫喵抛泡飘敲骚烧涛滔肖骁箫邀招朝”等韵字,划分为一个韵部,并不影响它们相互押韵“音调和谐优美”。

同理,周先生在文中还分析 ,安韵an”、“ang”是由发音的主部韵腹“a”分别加韵尾前鼻音“n”及后鼻音“ng”构成,其中韵腹与哀韵“ai”(国际音标 [ai])声韵相同,即韵母an”、“ang”与“ai”(无韵尾)韵腹相同。同样,比照“同腹近身近韵”,声韵相近;且考虑哀韵“ai”单独划分为一个韵部字数较少,不利格律诗创作用韵;同时,从实际声韵发音来比较,安韵“anang”的“安氨扳班颁斑攽般参餐穿丹担单禅殚端帆翻”等韵字与哀韵“ai”的“开哀埃钗差揣呆该乖鳃筛衰苔胎歪灾哉栽斋”等韵字声韵相近、完全满足相互押韵保持“音调和谐优美”(“押韵”定义语)的要求。综合前述三点,周先生将哀韵“ai”与安韵“anang”合并为一个韵部。

将现代汉语三十六个韵母韵域最大化(同一韵部韵字尽量多)地划分为东安欧欸鹅啊衣七个韵部如下:

一东,ongengiongingueng)、eninunün);

二安,anianuanüan)、angianguang)、aiuai);

三欧,ouiu);

四欸,eiui);

五鹅,eoieueuo);

六啊,aiaua)、aoiao);

七衣,i eruü。

上述《中华诗韵》(七韵),无疑是诗韵史上的一个富有创意的非凡创举,具有开拓性意义。

周先生从作为一名格律诗诗人及创作者的角度出发,从既保持现代格律诗押韵的音调和谐优美,又考虑到现代格律诗创作的方便和用韵“海阔天高任鸟飞”的主旨出发,建议采用《中华诗韵》(七韵)作为现代格律诗统一诗韵。诚如周先生所言,音乐有七个音调,七个音调可谱写出风格各异美妙动听的歌曲;诗韵分七个韵部,同样,七个韵部可以创作出风格各异绚丽多彩的诗篇。因为,《中华诗韵》(七韵)将现代汉语三十六个韵母划分为七个韵部,将现代汉语韵域最大化,既保持同一韵部韵字相互押韵音调和稭优美,又充分显示我们引以为自豪的现代汉语韵域宽阔(同一韵部韵字丰富)、有利格律诗创作的优越性,为现代格律诗诗人创作提供了一个引吭高歌、尽情抒发豪情壮志、尽展诗情画意诗才和精彩诗意人生的舞台。周先生提出采用《中华诗韵》(七韵)作为现代格律诗的统一诗韵,确为一项有利于弘扬格律诗这一传统优秀艺术形式的富有开拓性创意的建议。

赏读周先生《建议》三论,宏论滔滔,创意频频,建议有利于现代格律诗创作和发展。文中一字一言,凝聚着作者为弘扬其所酷爱的传统格律诗这一瑰宝所倾注的满腔热情。我由衷为周先生的这种可贵精神感佩并为其富有胆识和开创性创意的建议点赞!

资料来源及参考书目

《中华新韵》《中华诗词》编辑部编

《中华诗韵》韩纪宝编

《汉语拼音方案》拼音方案委员会编

《跟我学写格律诗》周立雷著(京东商城天猫商城淘宝网有售)

 

 

 

大赛组委会办公室声明:以上观点,均属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大赛主办方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