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赛QQ群:
  • 一群:116522031
  • 二群:126947337
  • 三群:49792067
  • 四群:203780455

170刘宇辉:评鍾一暉《鷹》

作者:本站原创   来源:刘宇辉   阅读:642   更新:2018年06月05日   字体:

评鍾一暉《鷹》

作者:刘宇辉

《鷹》任凭变幻风云起,野旷林疏自去留。伫立峻崖英氣凜,盘旋幽谷狡狐愁。凝眸倾耳明真假,振翮飞身下斗牛。岂让稻粮肥硕鼠,骤然奋力展金钩。

地区:澳门特别行政区-澳门   作者:鍾一暉(男士)  作品编号:40008290  

链接:http://www.zgbsbl.com/WorksView.asp?WorksID=40008290

 

宇辉犹记,从第三届百诗百联大赛鍾一暉先生的诗中,感受“野草”的顽强生命力与拼搏精神。而这一届大赛,先生的“鷹”同样顽强,而且是一名潇洒而威武、勇敢而睿智的战士形象,从初阅起,至今难忘。

“任凭变幻风云起,野旷林疏自去留。”首联没有直接写鹰,而从鹰所处环境、及其态度和表现写起。此处为互文,不论是在高空经受风云高压变幻,还是在低空的野旷疏林,鹰都无所畏惧、无拘无束、来去自由。客观的笔调与留白,白描的画风,鹰所经历的种种环境任由读者想象。

“积行成习,积习成性,积性成命。”鹰面对各种环境的表现与态度,也是习惯使然,可以想象,没被诗人提及到的其他情况下,鹰也如此潇洒随意,并不因外界而约束正常行为。

“伫立峻崖英氣凜,盘旋幽谷狡狐愁。”承接首联,颌联侧重勾勒了鹰的两种常见姿态:它伫立在险峻的悬崖边时,毫不畏惧,仍然英气逼人、威风凜凜;它盘旋在群山幽谷时,狡猾的狐狸也感觉忧愁,害怕它的猛烈攻击。

颌联对仗工整,其中“伫立”对“盘旋”,是静与动的状态对比;“峻崖”对“幽谷”,是不同对立空间对比;“英氣凜”对“狡狐愁”,为主动与被动的个体影响对比。不同方面一起比较,客观对比自然鲜明,矛盾突出。外在气质的气场及“狡狐愁”的客观衬托,鹰的威武形象便深刻读者面前。

 “凝眸倾耳明真假,振翮飞身下斗牛。”颈联从颌联鹰的贮立或盘旋状态转出,刻画鹰如何发现目标、发动进攻:它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侧着耳朵静听,以辨察敌情的真假动向,一旦锁定目标,便拍打着翅膀、腾空而下冲向目标。

颈联为宽对,“凝眸”“倾耳”对“振翮”“飞身”、“明真假”对“下斗牛”,为三组动宾词组相对。虽然分拆开来,“真假”与“斗牛”词性结构不一,但不以辞害意。此处通过联动的一串动作,从各个器官功能的发挥到整个身体的调整变化,完整表现了鹰对敌的机警果断及灵敏动作,突出表明鹰所察所动后,对付目标立场坚定不受时空限制。

“岂让稻粮肥硕鼠,骤然奋力展金钩。”尾联一个反问,并在以行动作答中收合,强调鹰坚定对敌的原由及行为:怎么能让宝贵的稻谷和粮食被硕鼠们偷窃而肥大窃贼们呢?突然,金色的鹰爪再次加大力度抓向目标。最终结果如何?画面还须脑补,言虽尽,意无穷。

尾联夹叙夹议,在前三联的铺垫之下达到情感的最高潮。一个“奋力展金钩”,分别照应前文的“自去留”、“狡狐愁”、“下斗牛”等行为。一个“岂让”“肥”呼应前面的“任凭”、“真假”之思想情感。鹰虽是禽,但作者给予他人类的思想感情,从潇洒无惧,到威武霸气,到机警睿智,到最终奠定鹰的战士形象,前后呼应,层层递进,水到渠成。

此诗最大特点在以第三人称写作,比第一人称冷静而客观。不论是从鹰的生存环境,还是鹰的日常姿态,甚至更进一步的活动及对敌状况,直白真实,娓娓道来,无做作,不矫情。此诗全篇没有提到一个“鹰”字,主体名称被省略,但从头到尾无所不在,鹰的形象及动作那么鲜明,不是鹰又是什么,无可置换。至此,诗人笔下的鹰成功了。

人类社会一直在真善美与假恶丑的较量中进步。而奥斯特洛夫斯基说,“生活的主要悲剧,就是停止斗争。”鹰是斗争的强者,他身上那象征着的自由、力量、勇猛、果断和胜利,已经活脱脱地展示给读者。在艺术创作与思考的角度,作者赋予其人类情感,同时又反馈回来,我们面对困难和强敌,难道不应该向鹰这位战士学习吗?面对假恶丑及腐败等,需要心慈手软吗?怎能枉费诗人寄望的一片苦心呢!

2018年6月3日

 

 

大赛组委会办公室声明:以上评论意见仅为作者本人看法,不影响大赛的既定评审规则、评审程序和评审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