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赛QQ群:
  • 一群:116522031
  • 二群:126947337
  • 三群:49792067
  • 四群:203780455

105许文良:中华总理 万世楷模

作者:许文良   来源:网站编辑   阅读:791   更新:2018年04月09日   字体:


中华总理 万世楷模

——赏读苗云泽《颂周恩来总理联》

评论人:许文良(北京市)

原作:

颂周恩来总理联

闻名双泪流,为中华崛起生,为大众幸福死,生堪楷范,死堪楷范;

举世千秋仰,因百业振兴乐,因九州困苦忧,乐系人民,忧系人民。

 

地区:河北省—保定市作者:苗云泽(男士)作品编号:40013290

链接:http://www.zgbsbl.com/WorksView.asp?WorksID=40013290

 

 

提起周恩来总理,中国人都非常熟悉和敬仰,全世界也不陌生。1898年3月5日出生于淮安,1976年1月8日病逝于北京,他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主要创建人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开国元勋。

缅怀总理的对联,好“写”而不易写“好”,难点就在选材上。周总理从1927年起就是党中央的核心领导成员,建国后又长期担任党和国家重要领导职务,仅总理一职就长达26年,参与领导了革命和建设时期党的各项重大工作,为党和人民事业取得的每一个重大胜利付出了巨大心血。因此,可歌可泣的重大事件难记其数,要在一副对联中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总理的风采和伟绩是需要一定功力的。往往写出来的联作,多是反映总理的一个小侧面,好像盲人摸象一样,让读者感觉似是而非、隔靴搔痒。

今天偶读苗云泽《颂周恩来总理联》,不觉眼前一亮,联文言简意赅,不拖泥带水,切人切事,比较形象的表现出周总理的光辉一生。全联虽然只有30字,却很有特色:

一、 选材精准,用语考究。

老子曾云:“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对联作为字数最少的一种文学体裁,起句在整副对联中起着非常重要的奠基作用。“闻名双泪流”,一听到这个人的名字,两行热泪就禁不住流出来。此句如峰拔地而起,给人以华山般突兀的强烈感,把焦点猛拉过来,从而产生悬念。“这个人是谁呢,有这么大的感染力?”开启下文,催人遽读。一句“为中华崛起生”抖开包袱,一下就切到周总理其人其事。“名实相副、众望所归”,听到这个名字能不落泪吗?是怀念的泪、感恩的泪、崇拜的泪。这样就使整联站稳了脚跟。此外,“生、死、忧、乐”四字统领全联,赞颂了周总理的“生死观”和“忧乐观”。同时,也体现了作者用词用语的考究能力。

作者在选材上没有纠结于总理日理万机的方方面面和林林总总,而是抓住“中华崛起”、“大众幸福”、“百业振兴”和“九州困苦”等四个宏观的意象,表现了总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革命精神,这也是中国共产党人的使命和初心——“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可见,选材精准,概括性强,既避免了具体事例的罗列,又不失于空泛。

二、 句中自对,工稳妥帖。

句中自对,既规避了长联上下联对仗的难度,又使句式多了一些变化,增加了对联的艺术魅力。“中华崛起”对“大众幸福”、“百业振兴”对“九州困苦”,相互补充、相得益彰。除自对外,其他词语对仗也很工稳,如“闻名”对“举世”,都是动宾词语相对;假如用“全世”之类的词语,虽然和“举世”同义,却失之对仗。当然在语势上,“全世”也远远逊色于“举世”。后面的“双泪流”对“千秋仰”、“崛起”对“振兴”、“幸福”对“困苦”等等,也无不显示出作者对词语的驾驭水平。

三、 重字灵动,结句旨远。

重字的运用,可以说是贯穿全联的红线和魂灵。上联“生死”重叠,前一对“生死”是对周总理为人类进步事业而奋斗的光辉一生中建立的卓著功勋和展现的崇高风范的高度概括和总结;后一对“生死”是对总理人格的自然赞誉和丰功伟绩的客观评说。“生堪楷范”、“死堪楷范”两句使我们想起李清照的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夏日绝句》),而我们的总理不论是节操还是才学,岂是区区霸王可比。下联“乐、忧”使我们想起了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范仲淹的“忧乐观”是站在维护统治阶级立场上的,而周总理的“忧乐观”是“乐系人民”、“忧系人民”,一言以蔽之,就是“为人民服务”,这是中国共产党的根本宗旨,也是作者最终所要表达的心声。

总之,赏读《颂周恩来总理联》,是一次心灵的净化,鞭策我们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周恩来同志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所指出的,“周恩来,这是一个光荣的名字、不朽的名字。每当我们提起这个名字就感到很温暖、很自豪。”

 

大赛组委会办公室声明:以上评论意见仅为作者本人看法,不影响大赛的既定评审规则、评审程序和评审工作。